您的位置 : 博锐网 > 生肖波色诗资讯 > 绝对女王_绝对女王生肖波色诗在线阅读

绝对女王_绝对女王生肖波色诗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绝对女王生肖波色诗,这本生肖波色诗是描写之间故事的生肖波色诗,该生肖波色诗作者是雨中漫步,是谁说爱了不该爱的人,就会满身都是伤痕?是谁说犯了不该犯的错,就会满心都是悔过?是谁说受过伤的女人就冷了心,绝了情?清雅一直坚信,每个女人都是凤凰,不在浴火中死去,便涅盘后重新翱翔,坚韧的羽翼注定会高飞!

绝对女王

推荐指数:10分

绝对女王在线阅读全文

第6章噩梦

“欣儿,”楚萧从床上坐起来,拉着蒋欣儿的手再他身边坐下来,平静的说道,又好像是在安慰蒋欣儿似的,“跟你结婚之前,我是有调查过你的底细的,所以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,性格耿直大度的女孩子,而且在度蜜月的这一个月里,你的好,我都感受得到,可是爱情这种东西,有的时候也是讲究先来后到的,我比你要更早遇到清雅,我先爱上了她,所以就算我现在同样也喜欢着你,可你还是输给她的...不,也许我这么说对你不公平,你不是输给清雅,而是输给了时间。”

“你这样说,只是为了让我心里好受一些吗?”蒋欣儿看着楚萧。这个本来应该是个每时每刻都保持一脸阳光的大男孩,到底是因为什么变得现在这样老练心思沉重?

“楚萧,如果...我是说如果,我比清雅姐要早一些遇到你,那么你先爱上的人,会不会是我?”

“也许会...也许会...但这都只是假设...没有意义的。”楚萧看着蒋欣儿,心里有戳不出的感觉。“你去洗漱一下,早点休息吧。”

看着翻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渐渐睡去的楚萧,蒋欣儿呆呆的坐在那里,她好想告诉楚萧,他们两人的相遇,绝对要比他和清雅的相遇要早很多很多,从小时候的一次聚会上,小小的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带着温柔活泼的笑容的他,可是那个时候的她好内向好害羞,害羞到不敢去跟他讲话,最后还是他主动过来拉着她的手,问她要不要跟他们一起玩耍。那个时候,她连什么喜欢都还不能理解,竟然就在心底悄悄的喜欢上了他。只是那次聚会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。

这算不算,早的相遇?蒋欣儿在心里问道。可是为什么,最终你还是先爱上了其他人,你怎么可以先爱上其他人....眼角一滴眼泪流下来,蒋欣儿心中不甘,她没有输给时间,没有输。

天蒙蒙亮的时候,清雅觉得肚子饿的咕咕叫,于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身子刚动了动,身边原本趴在病床上睡着的人,蹭的抬起头来看着她。

“徐一懒?你在这里做什么...”清雅还没来记得思考昨天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“你醒了,要不要喝水?饿不饿?你想要什么,我给你弄....”徐一懒看着清雅醒过来,心里高兴地不得了。

“楚萧...楚萧呢?”清雅的脑袋依旧还昏昏沉沉,她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梦里,她被楚萧亲吻着,可是却被徐一懒撞见,于是恼羞成怒的徐一懒抓着楚萧就一顿乱打。蒋欣儿就站在旁边冷冷地看着,也不劝架,清雅急了,拼命地想要拉开徐一懒,可是却被狠狠推倒在地。看着不知为何变得手无缚鸡之力的楚萧,就那样被徐一懒按在地上暴打,清雅愤怒的大喊一声“住手”,然后就晕了过去。

梦到这里,清雅就醒了过来。睁开眼第一眼看到徐一懒,头脑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清雅,第一念头就是,徐一懒把楚萧打死了吗?所以就向徐一懒询问楚萧呢。

“哼...”原本一脸急切的徐一懒突然冷笑一声。

本来见到已经醒了的清雅,徐一懒心里的罪恶感顿时消掉大半,想着宠纯木和夏花儿早就让他大发回去休息了,他要守在这里好好补偿清雅一下,谁知她醒来之后居然问他楚萧呢....

“既然你这么想见他,为什么昨晚你要离开....”徐一懒的声音低沉挫败,觉得心里的罪恶感已经完全消失了,他辛辛苦苦陪了她一整晚,结果她睁开眼第一个想见的人竟然就是那个激起他心中愤怒的人。

徐一懒一个大男人,却被清雅折磨的觉得心中又委屈又生气,就这样说着,然后竟气冲冲的站起来径直离开了,也不管清雅是不是渴了是不是饿了的,既然她想见楚萧,那就让楚萧去关心她这些吧!

清雅迷迷糊糊见徐一懒站起身走了,脑子里一片混沌,但是又懒得去想那么多,干脆眼睛一闭又昏睡过去。睡思昏沉的清雅,不断有梦境在脑海中闪现。

“清雅姐...”蒋欣儿带泪的微笑,在清雅的眼前越来越清晰,她把伤心难过全都埋藏在心里,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她,念着她的名字,“清雅姐...清雅姐...”

“欣儿...”清雅想要上前跟她解释,跟她说声对不起的时候,蒋欣儿的面孔却离她越来越远,只有她带着哽咽的声音不疼的环绕在耳边。

“清雅姐....清雅姐....”

清雅轻轻的睁开眼睛,觉得这个声音还是回荡在耳边。不,确实是有人在喊她。

“清雅姐,你终于醒了。”蒋欣儿精致的面孔上带着一丝担忧的微笑,看着清雅醒来,于是轻轻扶起她的身子将枕头立起来,让清雅背靠在枕头上坐着。“我来了好一会儿了,怎么叫你你都不醒,还以为你不肯理我呢。”

“欣儿,你怎么会在这里....”清雅疑惑的看着蒋欣儿,宠纯木和夏花儿他们去哪里了?

“昨天晚宴还没有结束你就不见了,徐少和宠少一直在找你,后来我才知道你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,又不知什么缘故到了要进医院的地步,可是昨天因为晚宴我是主人不能离开,所以只好今天来看你。”蒋欣儿给清雅倒了一杯水,又一边担心的说道。“清雅姐,你感觉有没有好点了?”

清雅点了点头,面对蒋欣儿时还是有些不自在,她结果蒋欣儿递过来的水杯,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好多了,谢谢你能来看我。欣儿,我....”

“清雅姐。”清雅正想说些什么,却被蒋欣儿抢先说道,“昨天你身体不舒服,我却没有注意到,这个手链,你走的时候忘记带走了,所以我顺便给你送过来。”说着拿出昨天送给清雅的那个盒子,将里面的白银手链拿出来,轻轻的给清雅带上。

“谢谢你...”清雅看着手上的手链儿,带着她纤细的手腕上,愈发显得那手链精巧。

“清雅姐,作为女人,我心里其实明白那种感觉。”蒋欣儿突然伸手握住清雅的手,笑了笑说道,“昨天的事情,其实根本不怪你,我知道你把楚萧当做弟弟,可是楚萧做并没有把你当姐姐,这不是你能控制,这不是你的错。所以你不需要觉得对我有内疚感。这些其实应该我和楚萧夫妻之间应该解决的事情,所以不怪你,真的。”

看着清雅渐渐放松下来的表情,蒋欣儿笑得更甜了,“所以,清雅姐,我们还是好姐妹吧?”

“嗯。”清雅用力的点点头。能有什么,比一个人的大度更值得让她感动,蒋欣儿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她当做是勾引男人的荡-妇,而是平静的跟她在谈论这件事,这让见多了耍手段的人的清雅,如何不感动。

“喂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清雅和蒋欣儿两人算是已经握手言和了,而夏花儿却刚好在她们两个人惺惺相惜的时候,从外面走进病房,见蒋欣儿在这里,她就忍不住质问道。

“花儿。”清雅看着夏花儿一副不待见蒋欣儿的模样,吃了个眼色嗔怪道。

“清雅,你身体好些了没,能下床走动了吗?纯木正在给你办理出院,一会儿弄好了,我们就可以回家了。”夏花儿撇了蒋欣儿一眼,有意要无视她,径直走到清雅床边。

“清雅姐,既然花儿和宠少已经来了,那我就不多打扰了,我先回去了,改天我再去花店看你好吗?”蒋欣儿笑着站起来,朝清雅和夏花儿点了点致意,然后离开了病房。

“花儿,你为什么一直对欣儿这种态度啊,她又没有把你怎么样。”蒋欣儿走了以后,清雅拉着夏花儿的手,让她在床前坐下来,言语里带着不能理解的疑惑。“就是看她不爽呗,也没有为什么嘛。”夏花儿撅着嘴回道清雅,“不过昨天她老公都几乎是当着她的面在亲你了,她今天还能这么大度的站在这里探望你,还真是让人难以相信也,如果是我的话,我可能恨不得让这个第三者消息....”

夏花儿察觉的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,于是掩住嘴,转移了一个话题,“话说,你又怎么惹到徐一懒了?昨天他让我和纯木回家休息,他一个人在这里守着,可是今天一大早就给我们打电话说,他说他要回去了,让我们赶紧到医院来照顾你。哇靠,那语气那叫一个冲啊...吓死人了都快。”

“我...我也不记得了。不过昨天不停地在做梦,梦到昨晚的事情,我几乎是被吓醒的,真是...唉。”清雅轻轻叹了口气,起身下床,然后换好衣服,收拾妥当了,宠纯木那边的事情也已经办完了。

宠纯木想要送清雅去他的别墅,可是清雅却坚持要去花店,说有花儿陪着她照顾她,不需要他担心。虽然宠纯木还是担心清雅的身体,以她的性格,肯定是回去之后不等休息好就要照顾花店的生意了,但是宠纯木却不想再逼迫她,只要是她姐姐想要的,他都会尽力去做。

清雅休息了几日,在夏花儿严厉的监督下每天都有按时服用主治医师开的调理药方,所以不止身体渐渐好起来,头痛这种事情也没有经常发生了。一边调理身体,一边在夏花儿的帮助下经营花店的生意,似乎从那天晚宴之后,清雅就没有再被什么烦心事缠着了,不用迫使自己胡思乱想,清雅的心情也渐渐好起来。

“最近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在身边,果然让人神清气爽。”夏花儿一边给客人打包花束,一边对正在核对花束订购单的清雅说道。

绝对女王

绝对女王

作者:雨中漫步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是谁说爱了不该爱的人,就会满身都是伤痕?是谁说犯了不该犯的错,就会满心都是悔过?是谁说受过伤的女人就冷了心,绝了情?清雅一直坚信,每个女人都是凤凰,不在浴火中死去,便涅盘后重新翱翔,坚韧的羽翼注定会高飞!

生肖波色诗详情